征集码头论坛_LOGO_广告语_名字_征文_歌曲_包装_景观_文创征集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7598|回复: 1

花开花梦

[复制链接]

8万

主题

9万

帖子

27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74318

灌水之王突出贡献论坛元老优秀版主宣传达人

发表于 2016-2-11 09:2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只为见你一面,宁愿上天收回我十年的寿命:只为能在梦见到你,宁愿放弃手中的工作和应酬早点进入梦境:只为留住那短暂的记忆,每个周末都会来同一个地方,享受着与你在一起的美妙时光,尽管身旁没你的身影,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味道你无法散去的香味。

花开了,只能在梦里见了,我一直记得这句话;当时你是为了告诉我,当花开的那一天,你会像风一样随之消无了。只怪当时没想到这层意思,如今悟出其中的含义了,你真的消失的无踪无影了,再也无法和你一起享受春天的气息和味道了。

美好的回忆永远是那样短暂,同样让人无法忘怀的,即使时间像流水一样从身边流过,也无法释怀。花开了,一切都回到了原点,而生活却无法回到原点,已经随着时光而改变了。

时间真的无法倒退时间吗?也许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,既然没办法时间回到原点,那就让梦到原点吧,这样所有的画面都会重演。

一个很阳光的女孩骑着脚踏车,耳朵里塞着耳机,嘴里哼着歌,迎面而来。而我刚走到岔路口,没有抬头看四周是不是有车(可能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在烦恼吧),而女孩也在往岔路口骑着,耳朵里塞着耳机的缘故吧,看上去心情蛮好的,就这样撞到了一起我们摔倒在地上,我还好,只不过手里拿的文件全部散在地上了,而女孩被车子压在了身上,很生气地取下了耳机大声:“谁这么不长眼睛啊!敢把本小姐撞到,还不过来帮本小姐把身上压着的脚踏车挪开,好痛啊!好痛啊!都是你这个没戴眼镜的人。”我才反应过来,站了起来,走到女孩的身边,俯下身子帮她把脚踏车挪开,小姐,你还好吧,女孩,看了看身上的伤,流着血,突然哭了,她用手指着腿上遗留的血迹。我扶起了她,小姐,这样吧,我先带你去医院。女孩没有说话,眼睛一直盯着腿上的血,脸色苍白,好像是身体内的血已经流尽了,女孩用了很大的力气说:“快带我去医院,我不能流血的。”然后女孩晕倒了过去,头慢慢地依靠在我肩膀上,我看到女孩已经晕了过去,心里有点恐惧,也许是一个无缘的人,因为无意中的被我撞到了,就将要失去生命。

下了出租车,抱着女孩,跑到医院大厅里,我此刻好像什么都忘记了,不停地大叫着医生:“医生,她已经晕迷了,请你救救她。”一个年轻的护士从对面跑了,看了看女孩,问我:“她已经晕迷多久了,”应该有十分钟了。护士很严肃地告诉我:“她现在很危险,请做一下心里准备,我这就通知她的主治医生。”然后又有几个护士和一位中年医生(看着资历应该很强)走了过来,看了看女孩,说了句:“她还有呼吸,把她推到急救室,然后通知程董。”刚才那个护士点了点头:“好的,我马上通知程董。”然后,几名护士推着女孩进了急救室,那位中年医生也跟着过去了。

女孩的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,女孩已经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抢救了,护士带着女孩的父母走到我面前,程董这位就是送晓兰来的人,我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对不起是我的错,不知道她会有这么严重,女孩的父母很和蔼,并没有生气而是一直安慰我。谢谢你,小伙子,是你救了晓兰的命,也许你还不知道,晓兰的身体状况吧,我点了点头“恩。”难道她的身体很差吗?

是啊!还好,这次遇到了你,要不晓兰不知道会怎么样,女孩的爸爸说话的时候,眼睛里遗留着泪水,只要有风吹过来,就能从眼角里流出来。我有点好奇,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女孩的身体状况,女孩的妈妈看到我的疑惑,好像已经猜到我在想什么了,你是不是想知道晓兰得了什么病吧,我没有回答,眼睛突然朝着手术室望去。女孩的妈妈继续说着:“晓兰从小就不能流血,哪怕一滴也不行。只要晓兰身体某个地方流血了,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我才想起女孩看到腿上的血时,脸一下子变的苍白,有气无力地说着:“快带我去医院,我还以为她是矫情呢,原来是这样啊,我难道差点断送女孩的生命吗?在心里不停地自责着。我把撞倒女孩的经过告诉了他们的父母,以为他们会怪罪于我呢,谁知她们一直在感谢谢我,小陈,谢谢你,晓兰她已经离开医院一星期了,她离开医院的时候,只留了一封信,手机也留在了医院,说:“要出去玩几天,不让我们找她。”她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,只是装着不知道一样,让我和她爸爸回去,说会好好地呆在医院配合医生的治疗,谁能料到我们第二天来了只见到她留下的一封信。我不知道此时该怎样去安慰这对父母了,我的心就像针一样的刺了一下,隐隐作痛,女孩刚好到花开一样的季节,难道会在花开的一瞬间随风而散吗?

我和女孩的父母就这样静静坐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,谁都没有在说话,好像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到,突然间女孩的爸爸面向我了句:“你还有事吧,要不你先回去吧。”听到这句话我好像被风了吹一下,感到有一丝丝地泠,本能地抖了抖身体,说:“我还是等晓兰从手术室里出来吧,”女孩的爸爸没有在说话静静地看了看我,然后回过头一直盯着手术室的门,此时的手术室就像一道无形的墙一样,墙的另一头关着花一样的女孩,同样对着生命的渴望和好奇。而墙的另一头却是对女孩的期望和爱。

此时,我突然想起了,花开花梦,就像女孩一样,像花开一样美丽,同样拥有着梦里的梦,虽然女孩的身体不好,但她一样拥有着梦,属于自己的梦。

十个小时对女孩是快的,但对于她的父母则是漫长的,女孩从手术室推了出来,女孩的父母跑到了女孩的身边,看着沉睡在病床的女儿,含在爸爸眼中的泪水终于滴了出来,恰好滴到女孩的脸上,女孩依旧睡着,好像这一切都和她无关。医生走了过来,对女孩的爸爸说:“晓兰现在没事了,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但是要在观察室观察几天,才能真正确定她度过生死考验。”那说明晓兰还在危险期吗?程董,也可以这样说,晓兰的病情很少见,我不能保证她现在已经度过了危险期。

听到女孩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,心里更加不是滋味,因为是我撞到女孩的。假如我没把她撞到,流血,也许女孩也不会在花开的季节,变得这般凄惨啊!不停地自责地。女孩的爸爸走到我面前说:“你先回去吧,你现在这里也帮不到什么。”好吧,但是我有一个请求,晓兰醒来了,能不能通知我,我想看看她。恩,女孩的爸爸点了点头。

我离开了医院,但是心已经是沉重的。我依然担心着女孩的,回到了家里,家人问我为什么这么晚回来,电话也不接,我突然想起了电话,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,看到十几个未接电话,但是我没一一回过去,而是把手机丢在茶几上,我今天很累,先上楼睡了。厨房里给你留着饭呢,要不你先吃了在睡,我没有回应直接往楼上走了。

陈阳,你的电话。我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恩,给我吧,”喂你好!电话那头传来了很沙哑的声音:“我是晓兰的爸爸,她现在想了,想你,你看你什么时候来医院一趟。”我听到晓兰已经苏醒了,我心就像石头一般地落地了,我什么也没说,脸上有一丝丝地微笑,好像花一般的女孩又可以在花的季节里绽放了。

走到晓兰的病房外,我停住了脚步,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,推开门,看到晓兰静静地坐在病床上,爸爸妈妈在她身旁坐着,脸色一样的苍白,恍惚晓兰看到了我,一直盯着我看,晓兰的爸爸妈妈回头看到我已经进来了,程爸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走到我身边说:“你来了,晓兰等着你的,”我轻轻地回应着:恩,我走到了晓兰的病床前,俯下身子,看着晓兰的微笑,好像生死对她来说并不是那么可怕。

晓兰,对不起,是我的错,让你经历了痛苦。晓兰依旧对着我微笑:“这不是你的错,是你让我觉得活着还有价值,所以这次我又从鬼门关里逃了出来。”听着晓兰的话,我更加地惭愧。其实,花开了,梦就会散,只是属于自己的花季比较早而已,所以梦也会随之消无的。我们没有能力去控制事物的变化,却能为它增添美丽的画面。

相见不如不见,女孩就在我见面以后,像梦一般的散了。而我也只能在梦里梦到她,她依然像花一样美丽,也许她就是花的化身,只是花开了,她必须隐藏自己的,躲到没有人能找的到她的地方。

征集码头网http://www.zhengjimt.com/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

主题

5

帖子

18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8
发表于 2017-8-23 10:2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征集码头网http://www.zhengjimt.com/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征集发布|征集码头 ( 皖ICP备2021000921号-1 ) 

GMT+8, 2024-7-23 10:59 , Processed in 0.493897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